丁宇 | DING Yu

东行漫记

一个月前的此时此刻我正在杭州到浦东机场的大巴上百无聊赖,而现在我则坐在东京平井站旁边的肯德基喝着干姜汽水,真是永远都不知道生活的下一秒会发生什么。在过去的一个月里,我一直在Twitter豆瓣上,以“东行漫记”为题,发表在日生活的各种见闻和感悟。这篇小文,就算是对这些三言两语的总结吧。

1

生活质量的巨大改善

对比在上海的生活,来日本后虽然我的收入下降了很多,且支出大幅度上升,但生活水平却提高了一大截,并且这种提高并不完全是因为支出增加带来的。

生活水平的上升一是体现在硬件上。东京的基础设施非常非常完善,而且人性化程度很高,很多细节都考虑地很周到。比如地铁车厢里是有架子可以放包的(类似国内高铁上的),免费饮水机比上海多而且还分大人和小孩用的,车站基本都会有电梯,(基本上)无论是哪里的厕所都干净整洁设施齐全,游泳馆更衣室有泳衣甩干筒……这样的例子可以列个没完没了,看起来都是些细枝末节,然而却让日常生活变得方便许多。

Bathroom at Inaricho Statin,
Tokyo稻荷町地铁站的洗手间

生活水平变高的另一个体现,就是软环境。这块的差距真是太大了!我来了一个月,走在路上从来没有被别人撞到过(擦肩而过的时候),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不讲礼貌的人,也因此没有生过一次闲气。这里人和人之间那种礼貌和客气的程度,让心情能够时刻保持很好。

Garbage collection全靠自觉进行垃圾回收和分类的汉堡店

至于服务业,那就更不用说了,我就举一个最常见的例子吧。在超市买东西,刷完卡要签字的时候,国内是什么样?一般是服务员说一句“请签字”,然后顾客自己满柜台找笔对吧?在日本,服务员会先把小票放平,指给你签字的位置,把笔拿起来按一下开关,再顺着你手握的方向递过来。这还不算,交给你购物袋的时候,一定是把购物袋把手立起来摆好,顺着你送过来。

我常常会感叹:在漫长的东亚历史上几乎一直有“华夷”之分。为什么中国自称“中华”并且这得到了周边国家的承认呢?为什么历史上越南、朝鲜甚至日本都以“小中华”自居呢?因为区分华夷最关键的标志就是“礼”,懂得“礼”的地方就是中华,反之则是蛮夷。到了近代,日本变为亚洲的先进国家,中国反而落后了,因此日本人便蔑称我们为“支那”,甚至自称“中华”(详见王柯《民族主义与近代中日关系》)。而现在我的所见所感,无不是中国古籍中所描绘的“礼”,对比国内的环境,颇为唏嘘。

民族主義與近代中日關係我在香港诚品书店发现的、非常好看的书

当然了,什么样的人都有,我在这里也不止一次见过不守规矩的,但比例比国内小了很多很多。

Bicycle in the wrong place在不该停车的地方停车

还有一点虽然也算是硬件,但是我也单独拿出来,就是自然环境。在国内时,心情常常因为雾霾而十分灰暗,感觉整个城市都脏兮兮的。现在在东京生活,虽然同为大城市,但每天早上推开门,就能立即被眼前干净的世界和通透的空气所感染,心情也会豁然开朗。有一天晚上从游泳馆出来,发现雨停了,林荫小路静悄悄的,空气又无比清新,特别感叹环境之舒适。

行文中偶然查了一下上海和东京的空气质量,看到结果恍如隔世:

Air Quality Index - Shanghai

Air Quality Index - Tokyo

这是发表这篇小文前两天的结果:

Air Quality Index

不过,东京也是有雾霾的!在我修改这篇文章的时候,就连续三天遇到了空气污染,最严重的一天空气质量指数达到了90多!有意思的是,当我让日本同事看窗外的污染时,他们说:这大概是花粉吧。我说当然不是了,这就是空气污染。

2

一切都很小

日本真的非常非常拥挤,在这里几乎一切都比国内小好多。

我在东京的公寓只有25平方米,里面却包含了玄关、卧室、厨房、洗手间、浴室和藏衣间,可想而知每处空间有多么狭小。拿浴室来说,差不多2平方米的空间内还分为浴缸和淋浴区,那个浴缸我只能蜷着腿坐进去,而当我淋浴时,头差不多碰到屋顶(我身高185)。

生活空间这么有限,日本人便没办法再刻意追求房屋的朝向了。在租房子的过程中,我从一开始的非坐北朝南不住,但后来只要每天有一定的日照就可以。所幸后来还是找到了朝南的房子(虽然实际上是朝西南),当然租房是另外一个可以大书特书的话题,一会儿再说。

Hirai, Tokyo 房屋间几乎没有空隙。照片拍摄于东京江户川区平井

不仅是空间,日本人的身材也小小的。走在街上,时不时能见到1米5甚至更矮的人。据说年轻人身高比以前高了很多,又据说日本人的平均身高不亚于中国人,然而主观印象好像不是这样。

比较奇怪的是,日本男人高个子的数量相当不少,175左右的男的随处可见,更高的也经常遇到,看上去和国内差不多。然而,日本女性的整体身高却要低一大截,让人十分不解。

3

非移民、非英语、且民族主义强烈的国家

虽然新闻里整天说日本政府为了人口减少而忧心忡忡,且在积极地引入移民,然而整个社会-至少就我极为有限的观察-对移民的接纳程度极低,甚至与其说极低,不如说排斥来的准确。外国人在日本不仅不会像在中国那样受到“超国民待遇”,还会遇到非常多的不便、限制和抵触。

比如租房时,有大量房子会因为仅仅是外国人就直接拒绝,或者即使允许外国人租借,也会提高申请和审查门槛;或者,申请银行账户时,大银行对外国人的日语水平或在日生活时间都有要求,并不像国内那样可以使用英语。

和国内常见的“外国的就是好的”不同,日本人认为本国的才是最好的。不仅仅在生活日常上要买“国产货”,甚至常常主观地认为外国人非常羡慕日本人、甚至向往成为日本人(但他们实际上几乎不会接受的,就是这么奇怪)。反过来说,他们在文化上确实比我们有自信多了,对传统的保护也比我们强得多。

Sumo poster in Ryogoku station两国车站内的相扑宣传

Yasukuni Jinja, Tokyo东京靖国神社

总之,在日本这样一个民族和文化都非常单一的国家,不管你日语多么地道,外国人就是外国人,一定会被区别对待。这一点在网上已经有了很多文章,中文的英文的都有,我就不再多说了。

4

奇葩的租房市场

租房在哪里都不是容易的事情,日本当然也不例外。但日本奇葩的地方在于,租客不仅会受到严格的审查(外国人更会),而且首次租房要付一大笔钱。

拿我来说,我在提交了申请材料后,接受了两次电话面试。这个电话除了会打给我以外,还会打给我的同事、以及我在国内的家人。所以,审查是相当严格的,和国内看完房子直接签合同的情况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
在签订合同后,第一次付款的金额也是很可观的。除了押金、中介费和第一个月的房租外,还需要支付:

是不是眼花缭乱?租房时首次支付的费用,一般是一个月房租的4到5倍。就是说租一个10万日元的公寓,第一次要支付40-50万日元。我公寓的月租金为10万日元,我第一个月大概付了45万日元,还是在中介费打了5折的情况下。

哦对了,租的房子是空的,要自己购买家具和家电(当然空调、燃气灶和油烟机,还有洗浴等固定装置是本来就有的),就连卧室的吸顶灯都要自己买,又是一大笔钱……

Akasaka, Tokyo位于东京赤坂的高级住宅区

Asakusa, Tokyo普通居民区。照片拍摄于东京台东区上野

我前几天专门写了一篇在日本租房的感受文,有兴趣可以去看看:http://dingyu.me/blog/rent-a-place-in-japan

5

先写这么多吧,写太多了我受得了、我的宝贝黑莓9900受不了……

初稿写于2018年5月6日,终稿于6月30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