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宇 | DING Yu

长期读村上的一点牢骚

下面开始小批判一把村上。

读完了《天黑以后》和《海边的卡夫卡》之后,我紧接着又阅读了《斯普特尼克恋人》,当我读到那句“我一狠心做了一个假设:堇去那—侧了”时,我几乎脱口而出:“又来了”。

村上的小说不正常,极其不正常,里面往往充满各种各样奇怪的元素,即使是《且听风吟》这样看似描写现实生活的小说,也同样包含了以下这些东西(文学上叫“意象”):

  • 主人公不正常,或者说“不地道”,不仅精神上有问题,过的也不是一般意义上平凡生活;
  • 猫。猫反复在多本小说里出现,而且通常是找猫;
  • 与人分离或是只有一半的影子,且这影子偶尔成为另一个独立的“我”(比如《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》);
  • 存在着另一个或多个世界。比如《斯普特尼克恋人》中“我”所爱的堇所暂时去的地方;
  • 梦境和现实的交错。比如《奇鸟行状录》中“我”明明是在梦中和加纳克里他交合,却发现这实际上也在现实中、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莫名其妙的发生了。

更多的东西不列了,毕竟这篇博文不是专门评论村上小说的,我只是想说:你说一个人成天看这么不正常的东西,时间长了心理是不是也会变态?


  1. 蓉儿 @ 2008-09-10 13:53:45 +0800:

    原来你认识susanna阿,我也认识她。这个世界好小

  2. 蓉儿 @ 2008-09-10 13:54:48 +0800:

    我的msn换了,重新加一下我阿tsinrong@gmail.com

  3. 丁宇 @ 2008-09-10 14:43:38 +0800:

    @蓉儿:是阿,其实就那么一群人,说来说去的大家都知道。你怎么换MSN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