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宇 | DING Yu

北岛

其实我一直都不喜欢新体诗,主要原因是觉得新诗的跳跃性太大,读起来十分吃力。而且由于创作环境的巨大差异,新诗的质量往往不如旧体诗。所以长这么大读了多少新诗,恐怕用手指都能数得过来的。

当然喜欢的也不是没有。顾城那首经典的《一代人》自不消说,舒婷《双桅船》更是我上大学时反复背咏的对象(读中文系的一大好处,即无论看什么书和电影都是为了学习)。

舒婷-《双桅船》

雾打湿了我的双翼

可风却不容我再迟疑

岸啊,心爱的岸

昨天刚刚和你告别

今天你又在这里

明天我们将在

另一个纬度相遇

是一场风暴,一盏灯

把我们联系在一起

是另一场风暴,另一盏灯

使我们再分东西

哪怕天涯海角

岂在朝朝夕夕

你在我的航程上

我在你的视线里

然而我最喜欢的还是北岛。说不上为什么,反正就是喜欢读他的文字。有时能看到他给《书城》和《读书》等一类杂志投稿,内容不多,大多为三言两语的小品,配上他亲手拍摄的照片,却总能打开我对外面世界那想象的闸门。

我手机里一直保存着几首北岛的诗,比如《岛》、《明天、不》和《日子》:

北岛-《岛》(节选)

1

你在雾海中航行

没有帆

你在月夜下漂泊

没有锚

路从这里消失

夜从这里消失

2

没有标志

没有清晰的界限

只有浪花的祝祷的峭崖

留下岁月那沉闷的痕迹

和一点点威严的纪念

孩子们走向海滩

月光下,远处的鲸鱼

正升起高高的喷泉

北岛-《明天、不》

这不是告别

因为我们并没有相见

尽管影子和影子

曾在路上叠在一起

象一个孤零零的逃犯

明天,不

明天不在夜的那边

谁期待,谁就是罪人

而夜里发生的故事

就让它在夜里结束吧

北岛-《日子》

用抽屉锁住自己的秘密

在喜爱的书上留下批语

信投进邮箱 默默地站一会儿

风中打量着行人 毫无顾忌

留意着霓虹灯闪烁的橱窗

电话间里投进一枚硬币

问桥下钓鱼的老头要支香烟

河上的轮船拉响了空旷的汽笛

在剧场门口幽暗的穿衣镜前

透过烟雾凝视着自己

当窗帘隔绝了星海的喧嚣

灯下翻开褪色的照片和字迹


  1. taine @ 2008-12-11 17:34:46 +0800:

    推荐北岛的这本书,http://www.amazon.cn/mn/detailApp?qid=1228959232&ref=SR&sr=13-4&uid=168-2796493-7424208&prodid=bkbk820463

  2. 丁宇 @ 2008-12-12 18:26:48 +0800:

    哎呀呀,你也喜欢北岛? [emoticon:caresse]

  3. @ 2009-03-16 09:03:58 +0800:

    看见一篇写在我生日前一天的日志 特此留言纪念一下~~ [emoticon:angel]

  4. AquarHEAD @ 2010-03-11 20:45:11 +0800:

    我是很喜欢方文山,不过前一阵看了北岛的《结局或开始》,觉得比方文山的还要好些。


    就是这个:http://www.amazon.cn/mn/detailApp?qid=1228959232&ref=SR&sr=13-4&uid=168-2796493-7424208&prodid=bkbk820463

    另,你大学念的中文系?!

  5. 丁宇 @ 2010-03-11 21:39:11 +0800:

    @AquarHEAD 对,对中文系是我从小到大的理想。